美团-W(03690.HK)

政策靴子落地,美团接得住吗?

时间:21-07-28 09:31    来源:钛媒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表外表里(ID:excel-ers),作者 | 周霄、张冉冉、赫晋一,编辑 | 付晓玲、慕沐、胡嘉雯

外卖行业久悬的靴子终于落地了。

2021年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 《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督促外卖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

《指导意见》才一发布,美团股价反应迅速,至7月27日收盘,美团股价已经暴跌17.66%,可谓是“惨不忍睹”。

事实上,本次二级市场对餐饮行业《指导意见》的反应如此之大,和近期接连出台的中概股监管政策有关。

滴滴上市(6月30日)两天后,因“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等问题,被网信办通告下架。事件发酵至今,滴滴被下架的相关APP已达到25款。

政策层面的“重拳出击”,也引发滴滴股价动荡——与开盘价相比,股价已腰斩。

紧接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双减”政策。明确规定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且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严禁广告投放。

受此影响,教育板块上市公司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短短四天内,赛道内上市公司市值蒸发超2000亿人民币。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损失惨重,再加上中概股集体不景气的氛围,让近期的资本市场显得“草木皆兵”。

“担忧”之下,市场的负面情绪也在相关企业身上延续。中概股一片绿油油,动荡波及港股也下降明显,恰在这时,7月26日关于外卖骑手的监管意见披露,资本于是大批出逃。

那么,刨除二级市场的恐慌因素,本次关于外卖骑手的监管意见的发布,对于美团业务基本面的实质影响究竟有多大?

外卖平台合规成本上涨,市场已有预期从股价反馈结果来看,市场似乎将滴滴、教育行业、外卖三件事的性质,归为一类。但事实上,外卖领域的政策影响,和前两个并不相同。

比如,有别于滴滴和教育行业问题的突发性:滴滴从宣布调查,到被下架APP,中间不过2天时间;教培行业的情况次之。而关于“外卖平台或将被监管”的预期,很早就有。

从去年9月“外卖骑手”事件大规模爆发以来,无论是政策端还是企业端都高度重视。就政策层面来说,与外卖送餐员权益相关的文件,从今年初就已陆续出台,具体有:

·2021年4月30日,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颁布《关于规范新就业形态下餐饮网约配送员劳动用工的指导意见(试行)》通知,对“外卖骑手”劳动权益的保护和管理等作出规定。

·2021年7月22日,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旨在保障新就业形态下的劳动者权益。

这一系列先期策略的发布,给了市场反应和应对的准备时间。

而《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的推出,只不过是“靴子终于落地了”。

与此同时,外卖行业的相关文件,都倾向于方向指引,以“听取平台、骑手、商家、用户等各方面的意见,鼓励行业健全制度,保障从业人员权益,逐渐完善行业规范”为主。

“循序渐进”的政策落地方式,给了企业一定的缓冲和准备期,理论上并不会动摇外卖平台的核心发展逻辑。

当然,这是从长期成长性出发的预期,但不可否认短期影响还是存在的——餐饮外卖业务成本增加,或将带来带来不确定性风险。

给骑手缴纳保险,对美团成本端影响几何?接下来我们仔细解读政策,用数据说话,看近日针对骑手权益的政策,究竟会对美团的成本端产生多大的影响?

事实上,“灵活用工”新趋势虽然繁荣,但一直有徘徊在“灰色地带”之嫌。比如,有合同的叫劳动关系,个体户自营叫民事关系,而“灵活用工”没有统一规定和保障。

而7月22日发布的《意见》,提出了不完全劳动关系的概念,并将骑手、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都归为此类。

基于此,就外卖方面来说,市场的普遍解读是,无论专送、乐跑还是众包骑手,平台都须为其承担职业伤害保障等底线责任。

至于社保部分,《指导意见》提到,各地要开放灵活就业人员缴纳基本养老、医疗保险的户籍限制,做到应保尽保。企业要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

这一部分更多被市场解读为:企业要为全平台骑手购买社保,由此会造成成本端的激增。

然而,我们认为,这份文件其实并未“一锤定音”,更多是希望全行业循序渐进地承担责任。

我国将新型就业形态用工关系分为三类。而如果按照业内专送、众包和乐跑骑手的分类,外卖专送模式大部分都是属于第二类劳动关系,意见里对于这类人群社保的态度是“引导和支持”,没有强制。实际上这类加盟商骑手中有部分已经缴纳社保。

乐跑和众包骑手则归于第二或第三类劳动关系(即不完全符合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的,和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的)。对于这部分骑手,具体如何界定仍然有空间。

更重要的是,《指导意见》更多是指导企业为第二类、第三类都要交职业伤害保险,预计还需要进行试点以及大规模铺开。至于专送部分,对于保险体系部分的讨论应该还在继续,尚未有定论。

那么,全平台骑手的职业伤害险缴纳会对美团成本端产生多大的压力呢?

根据Trustdata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数据,高峰时段专送骑手的活跃度约是众包骑手的两倍,根据中信建投数据,当前美团日活跃骑手约100多万,其中专送骑手占比大约为40%。所以我们粗略假设,美团40%的专送骑手贡献了约70%的单量。

以2020年美团业绩数据为基准,缴纳职业伤害险后,单笔外卖成本增加至0.029元;

单笔外卖毛利润降低5.3%; 经营净利降低18.6%。

图说...

虽然,经营净利降低18.6%的影响并不算低,但相比网传40-60%的利润下降幅度,我们认为此番社会责任的承担,并不会给美团以“致命打击”。

“算法”被盯上,损失如何算?《指导意见》里算比较严厉的规定是,外卖平台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要求“算法取中”。

可以看到,严苛算法推荐下,因超时所带来的扣款扣分,以及诡异的远距离派单等饱受诟病问题的舆论发酵,催生了这一规定。

而要满足政策要求,平台需要放宽外卖员的配送时限、超时惩罚制度,同时要设置外卖员每日的工作上限,增加节假日补贴等,保障骑手权益。

这些措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外卖的配送效率。

消费者点外卖需求不变,配送效率下降,意味着平台需要增加骑手数量来满足需求,骑手成本由此拉升。

此外,平台骑手成本的“规模化”步伐,也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自2016年以来,美团规模效应带来骑手成本占收入比重在逐年下降。但政策落地后,平台骑手配送效率的降低,可能导致骑手成本规模化受限。

不过,上述这些并不是美团一家面临的情况,此次政策的出台属于外部性因素,对行业整体都有影响,包括外卖平台、餐馆、外卖骑手以及相关的第三方合作单位。

而相对来说,在同样的外部条件下,由于美团体量更大,规模化优势更明显,其对成本增加的消化能力会容易一些。

当然,要促进文件真正落实,推动行业健康发展,还需要各关联方一起合作,才能实现。

小结近日针对餐饮平台《指导意见》的发布,正在引导餐饮外卖行业走向规范化。

在此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为整个行业带来了一定的增长风险,也会给美团带来成本增长风险,拖慢美团业绩增长的速度。

不过,表外表里看来,这一成本增长风险对美团来说是相对可控的且预期内的。

一方面,政策指导更多是希望在行业发展过程中,引导行业给予骑手更多的发声机会,逐渐满足其基本权益,并未一锤定音;另一方面,骑手福利的逐渐完善,事实上可以提高行业进入门槛,巩固既有企业的护城河。

如此看来,美团目前的股价波动,似乎更多是市场恐慌带来的;至于合规化会多大程度拖慢美团业务增长速度,就要看全平台对于政策的理解和执行情况了。